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章 风起深秋

作品:春风染尘红叶翩|作者:梦里欢庆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05-05 01:09:12|下载:春风染尘红叶翩TXT下载
  深秋的风阵阵吹起,树叶一片片脱离与树的缠绵,有的追逐着风的方向飞舞着,有的悄然飘零着落下。落在地上的黄叶,似乎有些不甘的借着风翻滚,应该是想着能展现它人生最后一次的绚丽吧!

  一地的落叶,如同在地上铺了一层金黄的毯子。一个穿着单薄的瘦弱身影,踏着随风挣扎的落叶有些心事重重的来到树下。

  只见他昂起头,看着一片刚刚被风拉离的树叶,眼角无声的滴落下两滴泪水。

  “春风哥,我就知道你在这里!还是你去学校上学,我在家干活养家。”一个有些稚嫩的女孩声音,在瘦弱身影的身后响起。

  瘦弱的身影抬起手,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转过头露出一幅灿烂的笑脸。蜡黄的脸上明显的就是一种营养不良,看年龄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。

  “红叶,俺是哥,这个家应该有俺来担起。你现在给俺好好上学,其他的事都有俺来。只要你能上出来学,就是对这个家最好的回报!”瘦弱男孩看着面前比自己小一岁的瘦弱女孩说到。

  “春风哥,再有大半年就要高考了,你学习这么好,一定能考上一个好的大学的。还是你上学,俺干田地里的活不行,可以去外面打工挣钱养家啊!”女孩抬起头看着男孩,等着男孩答应。

  “红叶,俺答应过爹,俺一定会照顾好你和娘,俺要做家里真正的男人!让你出去打工挣钱养家,俺爹他就是在地下知道了,也不会饶了俺……你必须听俺的,你好好上学,由俺来想办法挣钱养活娘和你。”男孩伸手取掉一片刚落在女孩头上的黄叶,双手扶在女孩的肩上,认真的对女孩说到。

  “春风哥!”随着声音响起,女孩眼里已泛起一片泪花。说着的同时,女孩的双手紧紧搂着瘦弱男孩的腰,把头埋在男孩的胸前轻声哭泣着。

  “红叶,别哭了!俺这是要真正成为男子汉了,你替俺感到高兴才对,怎么还哭起来了呢?都这大人了还这样哭鼻子,别人看到可要笑话你呢!”叫做春风的男孩一手搂着女孩瘦弱的身子,一手抚摸着女孩的头哄着。

  “春风哥,要不是俺和娘来到你们家拖累了你们,爹他也不会就这样……”女孩说着更是伤心不已。

  听着女孩的话,男孩的眼睛里也是一片泪花,爹的身影仿佛又在眼睛清晰的出现。

  男孩姓解,他的爹叫解开。在男孩出生第二天,他的娘就因产后大出血而死。解开含泪简单安葬了春风的娘后,在左右邻居的帮助下,把孩子抚养到了上学的年龄。

  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,大多数的农村人都还挣扎在温饱线上。深山之中的许多人家,缺油少盐更是习以为常。改革开放的春风,一时还没能吹进偏僻的深山之中,百姓过得生活依旧是贫穷。

  那时候的人与人之间却是充满了真诚,彼此都很贫穷,但彼此却是没有私心的互相帮助。

  解开居住的这个小山村居民组不大,在一个大山半山腰中分上下两个庄子,下庄有七户人家,他们都是姓夏。上庄离下庄有一里多地,共有四户人家,并且各自都还离着一二百米远。上庄四户四个姓,分别是解、黄、熊、向。解、向两家住的最近,同在一个在山窝的左右两边,相距有八九十米远吧!

  自从春风的娘死后,向家刚娶进门没多久的女人,就常来帮忙照看小春风,就连名字都是向家老太太帮起的。春风当时出生正好农历二月底,没了娘的解春风被向家老太太抱过去,说有她婆媳俩帮孩子照看着。

  看着可伶的孩子,向家老太太嘴里嘀咕着:“小毛孩,快快长,要像春天的风吹这大山一样,越来越兴旺哦!”

  解开父母年前已死,现在看到向家这样照看自己的孩子,于是让孩子拜向家老太太为干奶奶,向家新娶的媳妇为干娘,并请老太太给孩子起名。解家的这个小男孩,于是就有了春风的这个名字。向家更是待小春风如自家孩子一样,该疼爱的时候疼爱、该管教时候的管教。

  向家的新媳妇怀第一个孩子六个多月时,因为上地里干活摔了一跤,从陡坡上滚下来而流产了。又等了一年多,才有了第二个孩子红叶。可自此后,向家的媳妇再也没能怀上过。

  红叶生下来,比春风小了两岁半。两个孩子在一起也有了伴,从牙牙学语一直到上了小学,两人差不多上学来回和吃住在一起。不是亲兄妹,却如亲兄妹一般。

  向家老太太在世时常说,等两个孩子以后大了,就让两人结婚成家,成为真正的一家人,这样向家也后继有人。如果一切都能平静的继续下去,两个孩子或许真的能成为夫妻。不幸的家庭,总会有各种不幸降临在头上。

  在春风上初二那年的冬天,小红叶还在上小学四年级。正在课堂上上课的两个孩子,分别被下庄夏姓的两个汉子各自从教室喊了出来。他们收到了一个无法相信的事实,红叶的父亲,也是春风的干爹,在山上伐木烧炭时,不幸被倒下的树木挂到,直接被树木给甩着从石崖上落下来,人已经走了。让两个孩子跟着他们回去,去见亲人最后一面。

  春风记得很清楚,回到家的那一天,看到奶奶和干娘,伏在放在堂屋地上草铺里的人身上嚎嚎大哭。

  “俺的儿啊……你让俺怎么活啊!该死的是俺,不是你啊……你这说走就走了,你让俺们三个孤儿寡母的怎么办哦……俺的儿啊……”奶奶边哭边捶着自己的胸口痛哭的喊着。

  “他爹,你说走就走了,俺和红叶还有娘,俺们还怎么活下去?你醒醒……醒醒啊……”春风的干娘哭的伤心欲绝。

  看到奶奶和母亲这般痛哭的模样,小红叶扑在母亲的怀里,一边喊着娘一边抹着眼泪。所有的人看到这幅场景,都忍不住流下了泪水……

  解开红着眼眶,安排着人把向家兄弟的后事办完。

  向家奶奶病倒了,解开像亲儿子一样侍奉在病床,向家所有田地的重活,解开也都默不做声的揽了下来。向家奶奶熬过了艰难的一个多月,在春节即将结束的时候,还是走了。

  老人在离世前一天,精神看着似乎好了不少,特意把解家父子和自己儿媳、孙女喊到病榻前招呼道:“两个孩子就靠你俩自己了,俺……俺怕这是不行了!以后的日子,你们……你们就凑合在一……一起过吧!这样两个孩……孩子也……也能还有爹和娘!”向家奶奶说着,费力的伸出枯瘦的双手,拉住解开和自己儿媳的手。

  “娘……俺们……”向家儿媳看了看解开,同样失去光泽的脸上微微泛起了羞红。

  “娘,你放心!俺一定会照看好弟妹和红叶的!”解开现在为了让老人安心,只是握着老人的手,对着老人保证到。

  “你们记住,一定要让两个孩子续……续起俺们两……两家的香火!一定要……”说着老人陷入了昏迷中。在当天晚上的下半夜,老人带着念想撒手人寰。

  一个失去妻子的男人,一个失去丈夫的女人,互相帮助着把各自残缺的家庭撑下去。庄上的人也都劝说二人合为一家,这样也不用两人都过得这样苦。又在两个已经懂得家庭困苦的孩子极力推动下,两个不幸的家庭终于组成了一个新的家。让两家人原本失去欢笑的生活,终于又有了些家的温馨。

  为了这个家,解开更是起得早睡得晚,拼命的在大山里挖山开地,多种庄稼好卖钱改变贫苦的生活。红叶的娘在忙完家里的事情后,也会去田间地头和解开一起劳作,想着自己能让男人减轻一点负担。短短三年时间,通过两人辛勤的付出,家庭生活条件大有改观。夫妻二人自己又挖土烧砖,把老屋换成了四间青砖大瓦房。敞亮的新房里,时不时传出开心的笑声。

  如果能永远这样美满幸福下去,就不会有故事开头一幕的出现。家庭幸福的前景就在这个秋天而改变,尘风如烟的故事就此拉开了它的序幕。